荒烟平楚

低产小木瓜
沉迷崩坏3lol毒奶粉
同好一起来快活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这是一篇520报社
突然有了厨力于是就产了
bebebebebebe

尽情喷我吧,随便喷。我的心已经死了,我都想给自己寄刀片
如果有虐到你们的话请告诉我

写的时候充满即视感,但我想不起来了,如果撞梗请指出

我…来了
对不起,开不出车来
只能写写浅浅的矛盾和小儿科般的利益冲突
他们的爱在就好了

年更ooc能手的第二发

一定会有第三发的,一定会有车的!
(我自己都不信)

顺便影流众叫劫应该怎么叫x没有研究过我也不知道

希望你们喜欢


妄想用一篇文填两年的坑
【不可能的】
今年我就要告诉你们什么叫ooc

题目还没想后续还会有
这次一定不坑
(大概吧)

很不要脸地打tag,戏份略少了的cp情节

【劫刀】孩子与家长与老师

小小刀被叫家长了。
原因是他在体育课的时候对着同班的王浩然召唤了影之刃。

然后王浩然就吓哭了,并且含着眼泪一路狂奔去班主任的办公室,小小刀在后面追王浩然。那场景,就和渣男追前女友差不多。
但小小刀不是渣男,王浩然也不是小姑娘。

在老师再三确定王浩然只是被影之刃惊吓而不是被划伤之后,赶走了(划掉)哄走了王浩然并且威严地和小小刀说以后不能这样。
小小刀一脸天真的说:“爸爸每次都是这样和他的朋友玩。”

老师非常镇定地让小小刀回家之后叫家长过来。
小小刀慌了
“我可是个好学生叫家长这种事怎么能发生在我的身上不行不行我还是偷偷叫爸爸过来毕竟爸爸宠我可是万一爸爸不教我影流法术了怎么办……”
如此这般的挣扎,小小刀回神的时候,已经在老师办公室门口了。
里面的老师显出了无止境的担忧
“小小年纪就看黑帮火并怎么行啊,得劝劝他爸爸。”
脑洞很大的老师如是想到。

16.00
小小刀到了家,爸爸还没回来,小小刀决定先认真写完作业,免得一会儿数罪并罚还加刑。他从包里拿出作业本,作业不难,但小小刀做的时候
心里慌得一逼。

18.30
小小刀写完了作业顺便还叫了隔壁的熊妹过来做了个饭,饭刚刚上桌,爸爸就回来了。小小刀跑向窗口,确认仇家没有找上门来才回到客厅。
父亲今天工作似乎并不顺利,手臂上长长的一道伤疤直接刺破新衬衣,划进皮肤。
“小小刀,去拿药箱过来。”
连着用了三个影子快速上楼送下药箱,小小刀的精力差不多就耗尽了。驱散影子,小小刀趴在床上,完全忘记了老师要叫家长的事情。

次日2.33
小小刀猛的惊醒,想到昨天老师说要叫家长,悄悄打开门想给爸爸写个小纸条,却发现他们还没有睡着。柔和的黄色灯光下只有小小刀的影子细长。小小刀最终关上了门,决定还是一早再说。
晚上看到父亲的脸,总觉得会少几个小时的睡眠。

6.00
小小刀整理好自己,走出房间。父亲已经起来,早饭也已经在桌子上。一根香肠两个蛋是小小刀最喜欢的早餐配置。他默默走到倒咖啡的父亲旁边,和他说了老师请家长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父亲并没有多做追问,只是说会来的。
小小刀大松一口气,至少影子不会被收回去了。

15.30
下课的铃声刚刚响起,小小刀就看见了王浩然的父母在教室门口。王浩然说他的妈妈是公主,大家都不信。
“你妈妈是公主,我爸爸还是教主呢。”小小刀不屑地在心里说。
整理好书包的小小刀等着他的爸爸。
心里仍然
慌得一逼。

“您好,是小小刀的班主任吗?我是他的父亲。”意想之中爸爸的声音没有响起,倒是迎来了父亲性冷淡的脸。

小小刀手中攥着的书包被人从上提走。
“小小刀,我来接你了。”

“您是小小刀家长吧……”班主任的话还未说完,王浩然的父亲先一步打断了话。“你儿子,小小刀,把我儿子弄哭了算怎么一回事,有没有家教啊。”
“看你个痞子样,还以为你是哪里的地头蛇。”王浩然的母亲也加入了战斗,喷起了小小刀的父亲泰隆。

夫人,这您就说错了,这位可是生长在杜·克卡奥家的男人,也是有名号的贵族大少了。”劫带着小小刀,摆出不太常见的微笑。

眼看着两家人的骂战将要爆发,一旁的老师站了出来化解了两遍双方的僵直关系,送走了王浩然。

“老师,那您叫我们来是要……?”劫叫住了送王浩然出去的老师。
老师绘声绘色地一边将当日的场景描述出来一边有意无意地提起暴力对孩子的伤害巴拉巴拉一大通引出了她的目的“拒绝暴力,从我做起(大雾)”

泰隆看着老师满脸真诚一本正经地科普着暴力对孩子的危害之时,不知道是对自己教育方式产生了怀疑,还是思考者到底是哪里让老师产生了如此之大的误解,脸色越来越黑,吓得一旁的保洁阿姨都绕着走。
不过老师倒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仍在一本正经继续科普,任凭泰隆周身的黑色气息浓度升高,充盈整个走廊。

劫绕到泰隆的背后,左手拍上泰隆下沉的肩头,右手沿着他高凸起的蝴蝶骨之间一路向下,最终停在了他的尾椎骨处。
“怎么,在为了孩子的教育而苦恼吗?”劫好笑的声音响起。
“别老是说我,还不是你教那么小孩子你们影流的法术。”泰隆压低声音,不去影响班主任。
“那你就忍心让这孩子再一次回到大街上风餐露宿,和野猫抢食吗?”

泰隆沉默,眼神不自觉地看向一旁独自和小影子玩的小小刀;他不忍心让小孩子单独在外,和小时候的他一样,同时他也不想用错误的教育方式将孩子带上一条危险的道路。他和劫不一样,从小过着集体生活的劫能给孩子带来积极的影响,而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和劫一样,在一个庞大的集体中生活,甚至领导一个集体。
所以当劫抱回这个孩子的时候,泰隆甚至松了一口气。
当然,为人父母并不容易,而他们这样的家庭更需要有一方长期作为母亲的角色,给孩子带来正常的导向。
在这一方面,泰隆感谢着劫。
劫承包了所有母亲扮演的角色,给予小小刀属于母亲的爱,泰隆天生没有母亲的属性,让他不知道如何才能给孩子正常的生活。

“如您所见,老师。”劫从手上变出一把花俏的枪,“我们以此为生,而我儿子他只是经常看我们的大型表演罢了,不存在暴力的行为。”
“那是我误解了,但是在孩子心智仍未成熟之前还是要好好和他解释,如果让孩子信以为真,那么对他的影响……我相信您也知道。”

小小刀慌得一逼的心终于停止了它蹦迪的脚步,左手牵着爸爸,右手拉着父亲,难得一次地,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

劫悄悄地,向右探头:“我的大师,解决孩子的问题,是不是比你做任务简单得多啊。”上扬的嘴角,和轻松的语气,让右侧的泰隆不自觉地笑着。

“我的大师,那么我们什么时候……”

“要个二胎呢?”














“你做梦!”




———————————————————
之前因为中考忙到每天上学从六点到晚上十一点中考完又上课作业军训然后又是令人秃头的高一……想想就难受。
这篇是中考前产的,想想不好看又去改,删删改改陪我走过中考外加半个高一,文风早就跑偏了但还请各位不要脱坑,劫刀好萌好萌的。
最后希望这个圈子能越来越好嗯,多出现厉害的太太让我舔【不你】幻想有一天劫刀能出本子!好多好多太太都上的本子!
碰到任何甜梗就幻想是劫刀他们的😭可是又产不出来

悄悄地,之前的车还没修好,请让我拖到下个情人节(飞速溜走

新人求不喷
亦真亦假趴
压力略大

【劫刀】出轨?

主cp劫刀
接下来大概就是车了吧
说实话这篇有点言情
不过我写着挺爽的就这样吧x
不爽随意喷随意喷

角色属于riot,ooc属于我

2.
他告别了锐雯,踏着下午的阳光回家。
他要向劫问个清楚。
咖啡店离家不远,泰隆很快打开门。

嗯,是劫的味道。
像是漂泊了很久的旅船回港的感受,让人安心的快要窒息。

“泰隆。”声音幽幽地飘进泰隆的耳朵,那么真实又那么虚无,一点一点,将他淹没,吞噬。
他反身抱住声音的来源,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好像这样就能吸到一口氧气。
就那么抱着,一直等到潮水都落下,露出米白色的沙滩。

劫也一样,一直一直,紧紧地,紧紧地,抱着泰隆。
时间凝滞,在两人相通的血液里。

“这里是你的家,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你的归宿,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泰隆忽然想起劫对他的告白,那年劫和他在一起没多久就带他来了这个房子,留下了这句话。

然而现实却没有给泰隆过多煽情的机会。

从背后传来的丝丝凉意让泰隆意识到自己是在地板上躺着。而从下腹部一步步往上攀登的热度让泰隆羞得无地自容。
劫从他的颈项开始,用舌头一点一点地往下侵占,划过泰隆略显苍白的皮肤,泰隆的双手和劫的双手交叉相合,泰隆无意识地转过头去,却又一次瞥到了那枚银戒。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泰隆从劫的怀抱中挣脱,将他推开,然后自己一个人默不作声地收拾衣服,坐在冰凉的地上。
劫也是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恋人今天会如此反常,习惯性地伸出右手,想把泰隆从地上拉起来,被泰隆反手打开。
“滚,别碰我!”近乎疯狂的一吼惊吓了劫,他更加迷惑并且手足无措,只能看着泰隆盯着地板,时间又一次在他们之间凝固。

最终,泰隆打破了沉默,干枯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
“劫,如果有新欢了……就告诉我,我会走的。”
也许讲出来就真的释然了,泰隆看着劫,突然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好像他就是一个租客,房主的女友要来了顺手就不借给他了一样。

出乎意料地,劫像只美洲豹一样扑在泰隆身上,力道之大让泰隆无法挣脱。
“我的伴侣,永远只有你一个。这里是你的家,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你的归宿。包括”

“我也是。”


【劫刀】你敢出轨?

主cp劫刀副cp怎么有点乐芙兰x锐雯的感觉
ooc有文笔差随意喷随意喷
我也很想写好啊可是为什么老写言情!
有后续有后续,一定会有肉



如果都接受就开始吧




1.
“你是怎么发现劫出轨的?”锐雯搅着饮料看着对面坐着宛如被劈腿的少女一样的泰隆,小心的询问。
“就是今天早上。”泰隆捏着面前的长饮杯,杯子上的水珠一点点的流下,流到泰隆手上,又因表面张力而迟迟不愿落下。“今早出来晨练,就看到他戴着银戒在右手无名指上。”
“劫也开始喜欢少女饰品了?”锐雯笑笑,知道她说错了,但她除此之外无话可说。能让泰隆被失落淹没的,除了失败,劫是第一个人。
泰隆不是那么容易就感情用事的人,劫已经变成泰隆生命中的一部分,她深知泰隆对感情的珍视,作为曾经的同僚,泰隆怎么变成热恋中的小女生的,锐雯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反正今天也不忙,你就呆在这里不回去也行。”锐雯收起杯子,给他送上一份吐司,安顿了泰隆。

泰隆依然捏着长饮杯,冰凉的饮料向外冒着寒气,把他原本就不热的手又往下降了几度。而泰隆的心情也是极度寒冷混乱,不止一次地他想揪着劫的领子问他到底干什么去了?也许劫有了一个新床伴,甚至有了一个能征服劫这样的男人的人,等等。
甚至泰隆想到了劫有了一个可人的女友,和她一起踏入婚姻殿堂,而把他抛弃在路边。

这样的感觉,很差。

虽然不像小时候需要靠自己拼死努力才能勉强过活,但突然将泰隆的世界撕去一块,也等同置他于死地。

“没想到我们的大刺客居然会在这啊。”一个人熟练的拉开座椅,坐在泰隆对面,玫瑰的香味穿过店里的空气,钻进泰隆的神经。
“乐芙兰……”
“怎么,大刺客分手了?你看看你的气场都吓走几个想和你拼桌的妹子了?”乐芙兰指了指附近的几个方向,然而泰隆并不想去看,已经是中午忙碌的时候了,锐雯的店外排起了队伍。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这家店里乱想了一上午了。
乐芙兰倒是关心他,把那份从早上放到现在的吐司拿走,推了一份松饼给他。暖融融的黄油融化在鸡蛋里的香气混杂着乐芙兰的玫瑰香刺激着泰隆的大脑,也让他意识到自己从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吃了。

泰隆盯着松饼,缓慢的戳开一块,叉起来,吃下去。过程机械重复。抬起头的时候,乐芙兰已经走了,只留下了一句话。
“别让锐雯担心。”

画的像个zz哈哈哈哈哈哈
在肚子上画个爱心还是因为突然想到散人画的优大蛤蛤蛤
也许以后所有章子都会在背后画这个蛤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