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平楚

低产小木瓜
沉迷崩坏3lol毒奶粉
同好一起来快活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劫刀】孩子与家长与老师

小小刀被叫家长了。
原因是他在体育课的时候对着同班的王浩然召唤了影之刃。

然后王浩然就吓哭了,并且含着眼泪一路狂奔去班主任的办公室,小小刀在后面追王浩然。那场景,就和渣男追前女友差不多。
但小小刀不是渣男,王浩然也不是小姑娘。

在老师再三确定王浩然只是被影之刃惊吓而不是被划伤之后,赶走了(划掉)哄走了王浩然并且威严地和小小刀说以后不能这样。
小小刀一脸天真的说:“爸爸每次都是这样和他的朋友玩。”

老师非常镇定地让小小刀回家之后叫家长过来。
小小刀慌了
“我可是个好学生叫家长这种事怎么能发生在我的身上不行不行我还是偷偷叫爸爸过来毕竟爸爸宠我可是万一爸爸不教我影流法术了怎么办……”
如此这般的挣扎,小小刀回神的时候,已经在老师办公室门口了。
里面的老师显出了无止境的担忧
“小小年纪就看黑帮火并怎么行啊,得劝劝他爸爸。”
脑洞很大的老师如是想到。

16.00
小小刀到了家,爸爸还没回来,小小刀决定先认真写完作业,免得一会儿数罪并罚还加刑。他从包里拿出作业本,作业不难,但小小刀做的时候
心里慌得一逼。

18.30
小小刀写完了作业顺便还叫了隔壁的熊妹过来做了个饭,饭刚刚上桌,爸爸就回来了。小小刀跑向窗口,确认仇家没有找上门来才回到客厅。
父亲今天工作似乎并不顺利,手臂上长长的一道伤疤直接刺破新衬衣,划进皮肤。
“小小刀,去拿药箱过来。”
连着用了三个影子快速上楼送下药箱,小小刀的精力差不多就耗尽了。驱散影子,小小刀趴在床上,完全忘记了老师要叫家长的事情。

次日2.33
小小刀猛的惊醒,想到昨天老师说要叫家长,悄悄打开门想给爸爸写个小纸条,却发现他们还没有睡着。柔和的黄色灯光下只有小小刀的影子细长。小小刀最终关上了门,决定还是一早再说。
晚上看到父亲的脸,总觉得会少几个小时的睡眠。

6.00
小小刀整理好自己,走出房间。父亲已经起来,早饭也已经在桌子上。一根香肠两个蛋是小小刀最喜欢的早餐配置。他默默走到倒咖啡的父亲旁边,和他说了老师请家长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父亲并没有多做追问,只是说会来的。
小小刀大松一口气,至少影子不会被收回去了。

15.30
下课的铃声刚刚响起,小小刀就看见了王浩然的父母在教室门口。王浩然说他的妈妈是公主,大家都不信。
“你妈妈是公主,我爸爸还是教主呢。”小小刀不屑地在心里说。
整理好书包的小小刀等着他的爸爸。
心里仍然
慌得一逼。

“您好,是小小刀的班主任吗?我是他的父亲。”意想之中爸爸的声音没有响起,倒是迎来了父亲性冷淡的脸。

小小刀手中攥着的书包被人从上提走。
“小小刀,我来接你了。”

“您是小小刀家长吧……”班主任的话还未说完,王浩然的父亲先一步打断了话。“你儿子,小小刀,把我儿子弄哭了算怎么一回事,有没有家教啊。”
“看你个痞子样,还以为你是哪里的地头蛇。”王浩然的母亲也加入了战斗,喷起了小小刀的父亲泰隆。

夫人,这您就说错了,这位可是生长在杜·克卡奥家的男人,也是有名号的贵族大少了。”劫带着小小刀,摆出不太常见的微笑。

眼看着两家人的骂战将要爆发,一旁的老师站了出来化解了两遍双方的僵直关系,送走了王浩然。

“老师,那您叫我们来是要……?”劫叫住了送王浩然出去的老师。
老师绘声绘色地一边将当日的场景描述出来一边有意无意地提起暴力对孩子的伤害巴拉巴拉一大通引出了她的目的“拒绝暴力,从我做起(大雾)”

泰隆看着老师满脸真诚一本正经地科普着暴力对孩子的危害之时,不知道是对自己教育方式产生了怀疑,还是思考者到底是哪里让老师产生了如此之大的误解,脸色越来越黑,吓得一旁的保洁阿姨都绕着走。
不过老师倒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仍在一本正经继续科普,任凭泰隆周身的黑色气息浓度升高,充盈整个走廊。

劫绕到泰隆的背后,左手拍上泰隆下沉的肩头,右手沿着他高凸起的蝴蝶骨之间一路向下,最终停在了他的尾椎骨处。
“怎么,在为了孩子的教育而苦恼吗?”劫好笑的声音响起。
“别老是说我,还不是你教那么小孩子你们影流的法术。”泰隆压低声音,不去影响班主任。
“那你就忍心让这孩子再一次回到大街上风餐露宿,和野猫抢食吗?”

泰隆沉默,眼神不自觉地看向一旁独自和小影子玩的小小刀;他不忍心让小孩子单独在外,和小时候的他一样,同时他也不想用错误的教育方式将孩子带上一条危险的道路。他和劫不一样,从小过着集体生活的劫能给孩子带来积极的影响,而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和劫一样,在一个庞大的集体中生活,甚至领导一个集体。
所以当劫抱回这个孩子的时候,泰隆甚至松了一口气。
当然,为人父母并不容易,而他们这样的家庭更需要有一方长期作为母亲的角色,给孩子带来正常的导向。
在这一方面,泰隆感谢着劫。
劫承包了所有母亲扮演的角色,给予小小刀属于母亲的爱,泰隆天生没有母亲的属性,让他不知道如何才能给孩子正常的生活。

“如您所见,老师。”劫从手上变出一把花俏的枪,“我们以此为生,而我儿子他只是经常看我们的大型表演罢了,不存在暴力的行为。”
“那是我误解了,但是在孩子心智仍未成熟之前还是要好好和他解释,如果让孩子信以为真,那么对他的影响……我相信您也知道。”

小小刀慌得一逼的心终于停止了它蹦迪的脚步,左手牵着爸爸,右手拉着父亲,难得一次地,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

劫悄悄地,向右探头:“我的大师,解决孩子的问题,是不是比你做任务简单得多啊。”上扬的嘴角,和轻松的语气,让右侧的泰隆不自觉地笑着。

“我的大师,那么我们什么时候……”

“要个二胎呢?”














“你做梦!”




———————————————————
之前因为中考忙到每天上学从六点到晚上十一点中考完又上课作业军训然后又是令人秃头的高一……想想就难受。
这篇是中考前产的,想想不好看又去改,删删改改陪我走过中考外加半个高一,文风早就跑偏了但还请各位不要脱坑,劫刀好萌好萌的。
最后希望这个圈子能越来越好嗯,多出现厉害的太太让我舔【不你】幻想有一天劫刀能出本子!好多好多太太都上的本子!
碰到任何甜梗就幻想是劫刀他们的😭可是又产不出来

悄悄地,之前的车还没修好,请让我拖到下个情人节(飞速溜走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