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平楚

低产小木瓜
沉迷崩坏3lol毒奶粉
同好一起来快活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劫刀】账号外借的后果是……

这里新人荒烟,也是好久之前的脑洞了,号借给朋友玩就瞎玩系列。
ooc有,人设崩坏
文笔小学生,欢迎捉虫
===============都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对面遮住自己面容的刺客难得的将劫的占有欲激发了出来。
这次他的召唤师在一号位,选的劫也是做好了被针对的准备,“大不了中路抗压。”召唤师玩了不少次,早已知道该如何去做。
“对面选了什么?”他是看不见自己的对手的,只能问自己所依托的召唤师。
“中路的话……泰隆。最近改版了挺强的。”召唤师略有担心的说到。
劫和泰隆,两个中路刺客,都是让自家队伍陷入四打五局面的主要原因,于是经常在中路的召唤师也经常会将他们进行比较。
“泰隆啊,最近见的不多,改版后还没和他打过几次。”
“劫,你好像很兴奋?”召唤师依然是不怕死的调戏着劫。
“如果你再这么说,我不介意没有人操纵我。”
“好的劫哥我闭嘴。”召唤师不再说话,十秒一过,劫就进入了游戏。随着美丽女声的响起,游戏也正式开始。
劫小心翼翼地用着远程输出补着兵,一方面也是召唤师的谨慎。
“劫,你觉得对面什么水平。”召唤师的声音再次响起,劫观察着对面的行动,刚出兵不久,补兵等技术还未能完全展现。
“说不准,到二过去和他拼一波看他反应。”
“那你可不要死了哦,我的劫哥哥。”留下最后一句话,他和召唤师之间的通讯又一次回归沉寂。
二级,劫上去对泰隆砍下一刀,砍在了他的腰际,一道口子带走了泰隆的血量,也带走了对面召唤师的沉稳,冒失的对塔下的劫q了过去,吃了一下防御塔伤害,才往后撤去。
“召唤师,不用害怕,对面不会玩。”劫几乎是一瞬就知道了结果,向着召唤师打出信号。
劫追向慌忙撤去六鸟处的泰隆,将他狠狠压在六鸟处的石壁上。
召唤师一定没有对过劫,这是泰隆的第一想法,面对一个技能还在,居然早早的交出了自己的翻墙技能。靠在冰冷的石壁上,寒意一阵阵的通过斗篷传来,但泰隆的眼神并未屈服,仍然盯着劫的血眸。
“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啊。”嘲讽的语句出口,“你认为,运气,算不算实力的一部分呢?”然并没有对对方有什么影响,仍然盯着劫。
忽地,劫的手上传来一阵刺痛,转视,原来是钳制住泰隆的手臂被刺出的袖剑而伤,血沿着手臂滚滚而下,最后被重力拉离手臂,滴在地上。
“怎么,堂堂第一刺客,现在人都不会杀了?”从泰隆手上拔出袖剑,刀刃掉在石头上的声音使泰隆的眼神暗了几分。
这份眼神自然也是被劫捕捉到了,他留在面罩下的嘴角微微扬起,抚上方才来自他的钢刃留下的伤口。
泰隆真的觉得今天自己就不应该出来,碰到这样的召唤师,随意将他出借,还碰上了劫,这个恶趣味并且嘲讽的劫。当劫的钢刃碰上自己腰际的刀伤时,他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是召唤师不知道,想必那个召唤他的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吧。
刀尖挑开伤口,血慢慢的从中溢出,隐约间劫看到了粉红的皮肉。劫一点点的俯下身体,用舌头扫过粉红的组织。不知怎么,激发出了劫嗜血的本性,他啃噬着这条伤口,吸取从伤口中流出的血液。
劫这边进行的十分愉悦,泰隆则是被劫的头发所带来的搔痒和舌头带来的刺痛折磨着,他尽力挣脱束缚,可一旦认真的劫又怎会让他轻易逃走。一把扯下已经残破的兜帽,让泰隆那凌乱的上半身暴露在湿冷的空气中。
“看来诺克萨斯的军人可是一点都不懈怠啊。”劫戳了戳泰隆胸前圆润的胸肌,原本还是盯着劫的目光此刻不再锐利。劫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放开钳制的手臂双手不停的戳捏泰隆胸前的肌肉。
泰隆的双手得到自由,他甩开劫伸过来的手,重重击打了一只鸟,顿时所有鸟都看准了泰隆,攻击着他,带走了最后一丝血量。
“不错啊,一血了。”召唤师轻快的声音从劫的头顶传来。
“是对面不会玩,不是你强。”
“是你比较厉害。回城了,走吧。”
召唤师操控着劫做出回城操作,劫悄悄地往右跨了一小步,遮住泰隆的上半身。
“那个蠢蛋召唤师要是看到这个,还指不定怎么花痴呢。”劫默想着,看了一眼翻商店的召唤师,不置可否地笑笑。


评论(1)

热度(19)